篷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篷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舒乙谈父亲老舍他与齐白石像俞伯牙和钟子期图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14:47 阅读: 来源:篷布厂家

昨天,“人民的艺术家——老舍、胡絜青藏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首次完整地呈现了老舍、胡絜青夫妇所作所藏的200余件书、画、印、砚,全方位展示了两位先生的鉴藏眼光和收藏理念。殊为难得的是,其中绝大部分作品是老舍先生与画界大师交游的见证。“不仅仅是一件藏品,更重要的是每一件作品背后都有一段故事。”他们的儿子舒乙先生把老舍与大画家之间的友情比喻成“俞伯牙与钟子期”。随着画展的开幕,这位文坛大师的“朋友圈”也得以公开,可以近距离感触老舍、胡絜青与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林风眠等艺术家之间的珍贵情谊。

老舍(前)胡絜青(后)欣赏绘画

老舍夫妇与齐白石(中)合影

齐白石作品《蛙声十里出山泉》

遗作藏品类型全

因为之前老舍家人已分批次将不少精品捐出,为了呈现两位先生收藏的全貌,此次展览作品的来源不仅有后人所藏,还从中国文学馆、北京老舍纪念馆等多处借展。整个展览占据了中国美术馆三层的5个展厅,囊括了老舍、胡絜青、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任伯年、吴昌硕、林风眠等诸多近现代大家的作品200余件。舒乙先生以五点“难得”概括了此次展览,“展览作品之多难得,创作类型之全难得,作品质量之佳难得,时代跨度之广难得,文艺相交之深难得”,他把这个展览看作“是对老舍、胡絜青藏画序列的一次完整的学术梳理”。

不过,虽然展览是以收藏作品为主,但其中有一个展厅主要呈现的是老舍先生的书法和胡絜青先生的绘画。所以,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美术史家薛永年称这不是纯粹的收藏展,“而是遗作展与收藏展的结合,展出的收藏虽然是以绘画为主,但又不全是绘画,还有书法、印章和名人用砚”。他想了一下,“更确切的名字应该是‘老舍与胡絜青书画遗作及书画文玩收藏展’”。

在薛永年看来,老舍的收藏方式比较特别,他不像其他藏家一样守着作品“独乐乐”,而是喜欢与朋友共赏。当年,“他们家的客厅被弄成了专门展示作品的地方,老舍亲自打理‘画墙’,会经常轮换作品,邀友人共赏”。他觉得这个展览可以看成是对老舍“画墙”的延续。

老舍白石是知音

本次展览中,不仅展出了很多齐白石巅峰时期的精品,还有不少有齐白石题签的胡絜青的作品。在舒乙的眼里,父亲与齐白石的关系就像战国时期的俞伯牙和钟子期,“他们绝对是知音,不仅仅是画家与藏家的关系”。薛永年同样认可这一说法,在他看来,老舍是一个通才,“他既是一位大作家、大文人,又是一位大学者,在文学界,他最懂画”。

上世纪30年代早期,还在青岛教书的老舍就已发现了齐白石。为了获得齐白石的作品,老舍通过作家许地山收藏到了齐白石的第一张画《雏鸡出笼图》。此画正好与长女舒济同庚,老舍夫妇后来说,“这是生小济那年求来的”。舒乙说,老舍一生很少花钱买画,这是父亲第一次,“当时是按笔单付的”。从此,老舍成为齐氏作品的崇拜者和爱好者,给予齐白石很高的评价。

而在上世纪30年代末,胡絜青有一个机会去齐白石家当家庭教师,随之得到了不少齐白石的作品。大量齐白石作品的入藏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老舍条件好一些的时候,胡絜青非常主动地创造机会接触齐白石,后来直接拜他为师,学习画画”。薛永年说,胡絜青与绘画界的交游,在很大程度上也拉近了老舍与这个圈子的关系,包括胡絜青工笔画的老师于非闇。1950年以后,老舍得以结识齐白石先生本人,并一见如故,成为好朋友。

而老舍与齐白石友情最好的见证无疑是《灯火凄迷更宜秋》与《蛙声十里出山泉》。当时在求画的信上,老舍用红毛笔书写了查初白的“蛙声十里出山泉”和赵秋谷的“凄迷灯火更宜秋”的注解,对上述诗句的作画构思给出了明确的设计方案。在“蛙声十里出山泉”之下,老舍写道:“蝌蚪四五,水中游弋,无蛙而蛙声可想矣。”在“凄迷灯火更宜秋”之下,他写道:“一灯斜吹,上飘一黄叶,有秋意也。”而且,老舍对这几句诗也定了调子,即“冷隽”两字。齐老得到这样的求画信之后,经过认真思考和反复琢磨,非常出色地完成了美术创作,轰动整个美术界。当时《蛙声十里出山泉》还被印成了邮票发行。

无偿捐赠乃家训

在本次展览举办之际,老舍、胡絜青的四位子女舒济、舒乙、舒雨、舒立将家中所存父母旧藏的多幅书画作品无偿捐赠给中国美术馆,其中既包括赵之谦的《手札》、翁方纲的《行书<吴静岩传>》、何绍基《小楷书》等明清时期书画作品,还有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陈师曾、傅抱石、林风眠、陈半丁、王云等近现代艺术大师的书画佳作。在此次捐赠作品中,家属特意挑选出家藏白石老人“诗印书画”四方面的代表作,包括中国画《红衣牛背雨丝丝》、书法《百花齐放》、印章《长寿》以及附有其自作诗文的美术作品等一并列入捐赠范畴。

对于捐赠这一举措,舒乙说是“家训”,“老舍先生以‘舍予’为名,其实就是有意将他的艺术归属于人民,所以他的藏画更应属于人民,让这些作品回归社会,让更多人欣赏”。老舍的这种无私的信念,不仅是他自己具有的,更为其后人所继承。在此之前,他们曾先后向中国现代文学馆和北京老舍纪念馆等单位捐赠书画作品,“捐给文学馆,是因为藏画者老舍是文学家,而且选赠作品的题材是文学体裁,尤其是由诗引起的画。而这一次纯粹是一些美术精品,这样可以经常展出,让普通老百姓都能看见,这是美术馆办馆的初衷。不要藏起来,要经常拿出来展示”。

这次捐给中国美术馆的作品大多带有老舍、胡絜青的上款或其亲笔题签。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表示,它们不仅构成了中国美术馆藏“老舍、胡絜青藏画”的专题系列,同时汇入中国美术馆藏品序列,部分作品还填补了国家美术收藏空白。

植物蛋白饮料批发

木工封边机图片

拉刀加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