篷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篷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2亿贫困山区农民欲当富翁

发布时间:2021-10-20 18:45:08 阅读: 来源:篷布厂家

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2亿 贫困山区农民欲当富翁

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2亿 贫困山区农民欲当富翁 更新时间:2010-11-29 8:55:54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减贫扶贫的成绩全球有目共睹,农村绝对贫困人口已经减少了2亿多人。贫困地区老百姓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呢?2010年11月27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二亿人的巨变》,以下是节目实录:

今天我们先来关注扶贫。众所周知,过去三十多年,中国不仅经济发展,国力增强,在减贫扶贫上的成绩也是全球有目共睹。前不久,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透露,中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已经减少了2亿多人。在这个数字背后,贫困地区老百姓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呢?

贵州省晴隆县光照镇新益村猫猫井组村民杨真龙

记者:这就是你一个月的收入?

杨真龙:一个月,才有这么多。

记者:你觉得少吗?

杨真龙:我觉得还是少,这个才1万多。

在这个全国最贫困的山区,普通农民杨真龙拿着刚刚卖羊所得的一万八千多元钱,还是觉得这个月的收入太少了,原来他的目标不仅仅是月收入过万,而是在几年的时间内,成为百万富翁!

杨真龙:我想一个月赚2、3万还可以。

山西省平顺县中五井乡排垳村村民代中文

代中文:你看上边,一下雨就漏水,上边大下,下边小下。

这是太行山崇山峻岭深处的一个村落,这是代中文5年前的家,而这是代中文现在的家,充满现代感,在客厅的一角还安装了电脑。

这两个地区都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但是这里的巨大变化不仅让前来采访的记者震撼,也震撼着来到这里访问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前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女士。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

海伦克拉克

海伦克拉克:中国在消解贫困这一块的成就惊人。在如此短时间内帮助上亿人口摆脱贫困这在世界上来说都是十分罕见的。

是什么使得贫困山区的农民喊出用不了几年成为百万富翁的豪言,是什么使得太行山区的农民生活改变如此之大?

这里就是放言几年后要成为百万富翁的杨真龙的家乡--贵州省晴隆县,2000年年末,这里的农民人均占有粮仅335公斤,生产生活条件非常恶劣,多项指标居全国592个贫困县倒数第一。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范小建

范小建:因为贵州主要是喀斯特地区,喀斯特地区,这个保土保肥人均的耕地面积非常地少。

由于石漠化程度深,这里土比较少,土层也很薄,即便是庄家地里也随处能够看到大石头,所以农民在这上面种庄稼难度非常大,特别是到夏天的时候,只要有一个星期的持续强光照,玉米就会干死在地里。

杨真龙:那个种玉米一年才可以收,一亩土地才可以收100、200枝

面对恶劣的生态条件,杨真龙和很多贫困地区的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但是打工五年连一万元钱都没有存下。那么是什么让2007年回到家乡杨真龙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一个月赚一万多元还嫌少,并对几年后成为百万富翁充满信心。

范小建:就是发展种草养畜,发展种草养畜,由过去主要种苞米养猪,变成现在种草养牛养羊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这些能在石头缝里长势茂盛的草成了改变晴隆最关键,2007年杨真龙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回到老家与县草地畜牧中心签订种草养羊合同。

杨真龙:没有成本,这个,这个它不吃粮食,就是在山上吃草。2007年的时候我只是卖一些公羊,才卖20000多,到09年的时候,我就卖多一点,卖了12.8万。

记者:这样你每年都在增收。

杨真龙:每年增收。

杨真龙:大了就卖,我的一个月,平均一个月有20多只,产20多只小羊,小羊羔,然后我就把那个大的卖掉,卖掉小羊又长起来了。

3年来,从最初的50只种羊,到现在已经扩大到307只羊,如果按照目前的存栏量,每个月卖20只,每只1000元的话,一年可以收入20多万!

正是这种循环的模式,使得杨真龙开始畅想几年后成为百万富翁。现在这种模式已经从一个县扩大到10个县,到今年已经扩大到了43个县。

记者在采访中还注意到一个细节,杨真龙和工作人员都称呼草地畜牧中心主任张大全为老板,而这在有行政头衔的领导中是非常罕见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贵州省晴隆县草地畜牧中心主任

张大全

张大全:我们是事业单位,但是管理上完全按公司化的这种,与效益挂钩的这种方式来管理我们的干部,按照工资与效益挂钩,具体签订了合同,规定了很多指标。

以公司化的模式管理事业单位,使得员工工作效率提高的同时,生态效益,社会效益也都显现了出来,草地中心到目前为止,安排了2万多人就业,这个项目预计在2014年,每年可以屠宰120万只山羊,每年预计增加3.6亿的产值,此外,这种产业模式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对石漠化的治理,则是花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张大全:这是中度石漠化而且偏重一点的,这个下面就是你看全是石头,这个你看,你看这个把这个草扒开以后,下面全是石头,所以这个是人工草地,覆盖以后你看不出来,就达到了很好的这个治理石漠化。

已经住上漂亮二层小楼的代中文是山西省平顺县人,这里因出现了李顺达、申纪兰等全国劳模而出名。不过由于恶劣的自然条件、闭塞的交通以及全县15.5万农业人口分散居住在1370个自然村上等原因,使得8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下。

全国人大代表

申纪兰

申纪兰:过去说老实话,金木水火土什么都没有,我过去到北京开会,要走4天也到不了北京,步行到长治走7个小时,养上个猪都卖不了,还得把它猪栏抬上来。

代中文:没有水的情况下,我们这个地方有30里以外有个小水井,特别那个老人,一天挑一担水,要耽误一天的功夫。

路和水,是对当地农民生活影响最大的因素。但由于山大沟深、修建起来需要的资金对于这个贫困县来说,很难解决。而在2009年,国务院扶贫办将平顺县列为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实施贫困革命老区整村推进试点项目的试点县。

山西省平顺县中五井乡排垳村党支部书记冯贺善

冯贺善:因为国家公益彩票金一共是140万,除了合作资金是120万,125万。从老百姓来讲,这是从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随后他带着记者在村文化馆里翻看过去的资料,可以看出这波救济金的用途全是村民自己决定的,饮水,修路则是他们支持率最高的项目。

冯贺善:大大方便了这15个村的村民出行方便,就是有些农产品运出去也方便,运出去以后就大大的增加了15个村农民这个收入。

在全国,像杨真龙、代中文这样的农户还有很多,曾经的扶贫对象,现在正在富裕路上大踏步迈进,截止到目前,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下降到3597万,贫困发生率已经从01年的10.2%下降到3.8%;592个重点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实际递增7.6%,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较上年增长9.2%。

范小建:按照我们自己的标准,贫困人口呢是从1978年的2.5亿,减少到了2009年3597万,那么贫困发生率是从30.7%下降到了3.8%,应该说这个成绩是非常巨大的。

截至目前,我国已经提前实现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贫困人口减半目标,在全球发展中国家中速度最快,完成最早。在贫困人口的生活条件大幅改善,经济收入持续增加的同时,对于减贫扶贫,也有了新的目标和要求。

山西省扶贫办宣传中心主任

刘丽萍

刘丽萍:就是我们之前这个孩子们你要是说他辍学以后,你去问一个放羊的孩子,他会说他放羊干什么呢?放羊是为了将来娶媳妇,说娶媳妇为了干啥,娶媳妇为了生娃,生娃为干什么?生娃为了放羊,那么他的这个理念就周而复始的这种,他觉得这个放羊呢就是他的工作,就是他的一生的生活。

山西省扶贫办刘丽萍告诉记者,这个被很多人称为笑话的故事,其实在很多山区都是非常普遍的事。为了改变孩子的这种观念,山西省扶贫办从2005年开始着手教育扶贫方面的探索,去年利用扶贫资金中的雨露计划项目中的500万的资金,资助了2800多贫困家庭的学生上学。

刘丽萍:就是说从根本上断掉,掐断贫困的这个根,就说我们一个家庭如果有一个大学生,那么他整个家庭会脱贫的。我们之前讲过一个家庭有一个大学生上学他会产生贫困,那么一个大学生毕业以后他会带动这个家庭脱贫,这是一个两方面的事情。

李云祥是被教育扶贫援助的第一批孩子,今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人民大学新闻系,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李云翔

李云翔:这对我来讲绝对是我生命中一个转折点,毫不夸张的这样说。然后第二个就是说我自己对于心里边,对于这一个就是我这样一个经历什么的就是是一个很感念的心态,而且就把它看得比较重,觉得他在我生命当中占有不小的这样一个份量。

她家在山西省吕梁市交口县的一个普通家庭,家中3个孩子都在读书,家庭的经济压力也越来越大,李云翔告诉记者,如果不是这次教育扶贫,可能就考不上人大,她的人生也可能是另外一个模样。

李云翔:可能还会像我的父辈、祖辈一样留在那个小天地里边,然后找一份能够填饱肚子的饭碗,但我觉得现在我对以后的路还是蛮有信心的,觉得我可能要给我们这个家族或者说就是带来一点新鲜的空气,带来不一样的感觉了。

教育扶贫是他们在开发式扶贫过程中的一个创新,也是从根本上减少贫困家庭和贫困人口的数字的一个扶贫项目。组织村里有文化、有能力的老百姓去参加过培训,然后培训完了,再通过他们的带头作用来实现对有效益项目的带头作用。对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海伦克拉克女士也非常赞同,她认为教育扶贫这个策略值得全世界贫困地区分享!

海伦克拉克:中国还在教育方面进步显著,教育对于每个中国家庭都是头等大事。

扶贫不仅是项社会工程,也是一项经济工程。十一五期间,全国扶贫重点县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实际增长率达到了7.9%,同时通过退耕还草、经济林建设、扶贫易地搬迁等措施,贫困地区生态恶化趋势已经初步得到遏制。从以往救济式的扶贫,到教育扶贫、生态扶贫,扶贫具有了更深远的经济意义,也让我们能更切实地履行自己的义务。

相关文章:

严重电荒袭击煤电大省山西经济半小时:二亿人的巨变山西禁止新建传统燃煤工业锅炉煤电大省频繁停电“节能减排手段”能走多远?山西遭遇近年来最严重“电荒”资金缺口将阻碍山西煤改收官山西忻州:奋力爬坡赶队前行中部:限电风暴殃及企业陈至立在山西执法检查时强调切实贯彻节约能源法2011煤炭合同谈判启动煤电涨价预期不一致

宜昌房屋鉴定

水冷机厂家

张家港UPS国际快递

大米吸管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