篷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篷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林毅夫鼓励中国企业去非洲那里工资水平较低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4:59 阅读: 来源:篷布厂家

林毅夫:鼓励中国企业去非洲 那里工资水平较低

非洲现在有10亿人口,绝大多数是年轻的劳动力。跟中国在19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的情形相似。如果哪一天非洲的工资上涨了,全世界就没有再低工资的地方了。

“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了新的转折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在金融危机之前,中国有十年超常的增长,每年增速在10%以上,出口每年增速超过25%,如今恢复新常态,恢复常态的增长才是正常的状态。近日,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召开了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的企业机遇论坛,如何理解经济新常态?企业如何应对?这些关键的问题吸引了林毅夫、华生、马蔚华、江南春等一众经济学家和企业家聚而论道。姚洋表示,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是,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一半以上,农业占10%,制造业下降到40%以下。一方面这是中国经济全新的平衡,另一方面也对企业提出了全新的挑战。企业躺着都能赚钱的时代结束了。

两大机会:海外并购与到非洲去

北京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原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全国工商联专职副主席林毅夫:在未来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7%到7.5%的增长中,企业家有什么机会?一个机会是海外并购的机会。要维持每年7%到7.5%的增长,前提是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这给发展中国家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包括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IPO。在传统的制造业上面也有非常多的机会。我们人均收入为6800美元左右,德国为4.5万美元,日本3.8万美元,韩国3.6万美元,这代表我们整个制造业平均水平跟他们有差距。国外新常态是企业经营困难,现在可能是风险最小,回报最高的时候。在国内新常态还是高速增长的状况下,海外并购会有无限的企业发展空间

第二个机会是中国企业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链转移到海外。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有大量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随着工资水平提高,大量的劳动力密集型加工企业必然要失去竞争优势。可以留下少数企业,留下两端做品牌、营销和研发,大量的加工环节必须转移到海外工资水平比较低的地方去。哪个地区能够承接中国1.5亿的制造业的转移呢?是非洲,非洲现在有10亿人口,绝大多数是年轻的劳动力。跟中国在19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的情形相似。如果哪一天非洲的工资上涨了,全世界就没有再低工资的地方了。

并购不是理论问题是实践问题

香港永隆银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招商银行行长兼首席执行官马蔚华:中国企业走出去,这是时间问题。今年市场出现了很多鼓舞人心的拐点,其中一个是中国成为净资本输出的国家,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中国对外投资的速度一点也没有放慢。这五年我们海外并购增长超过了五倍。但是,我们还处于国际化初期。资金只相当于美国走出来的资金的10%,而且60%进入亚洲,进入西方的投资还步履维艰。在产业结构上,我们则倾向于资源、制造业、贸易、工业等等,还很少进入技术层次比较高的领域。企业走出去还有很多水土不服的地方。到国外去领导洋人,有没有那个本事?我们还缺乏跨国经营的能力,过去20年真正成功并达到预期效果的不到50%,70%的海外并购是失败的。

原因一是中国金融体系的支持不到位,几大国有银行走出去还在初创时期,企业往往是在并购的过程中,缺少资金的支持不得不放弃。二是制度保障问题,我们还没有一部系统的海外投资法。管理体制上,一个企业出去要受多重管理,审批流程繁琐。

现在发达国家还没有走出危机的阴影,企业资产负债表恶化,是我们去投资的一个好时机。走出去简单说有三种形式。一是到外面设公司,二是与对方合伙设公司,三是并购他们的公司。形式很简单,但世界并购市场,成功率不到30%。整合和文化的因素是主要原因。海外走出去要讲战略,我的建议是,第一要有清晰的战略,当你走出去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与本土企业要一致,要1+1大于2。第二是抓住目标和时机。第三并购以后,如何整合是所有并购环节中最重要的一点。

地产商将退出主流话语圈

万通控股董事长、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冯仑: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企业来看至少有四个方面的变化。一是从“长个”到全面发展。现在房地产企业要讨论的不光是规模、速度、营业额,还要考虑更全面的产品服务线、经营模式,包括商业不动产的各个业态,如购物中心、医疗健康、教育、物流等等。

二是,如果说过去叫做快乐,今天就是痛并快乐着。这个行业不再是简单的业绩一直发布喜报的日子,而是由长期发展带来的思考,是转型和重新出发的一个市场。

三是,商业模式的变化。过去是单一的开发模式,是制造业模式,竞争的重点是成本、规模、速度,今后这个模式转化为新的三种模式,以营运为核心带动开发,变成了服务业,服务业除了经营、空间的服务,还有相关的金融不动产服务,最后还有互联网服务。这三种形式加进来,实际上导致不动产的商业模式由简单的制造业变成了服务业,服务业变成了三种类型,营运、金融和互联网。如此最大的一个变化是,整个估值发生了变化。过去地产开发企业市盈率在20倍以下,今后的新常态就是5到7倍。开发类的企业要么退市,要么创新。服务业的房地产如果是资产经营类估值则是15到20倍,不动产金融可以达到20到30倍,跟互联网有关的服务形态,估值是30倍起。

最后一个变化是,以前我们是干力气活的,以后是干手艺活的。以前是挣利润,今后是挣小费。以后不能说我们是制造业,我们是服务业,这是新常态。

最后要说的是,地产商过去在整个话语上是高八度,今后是低八度,将退出主流的话语圈,这是正常的。旧常态是地产商话太多,新常态就是地产商少说话,做服务业的少说话,把活干好。不管发生了多少变化,所谓旧常态和新常态就是要面对市场客户的变化,调整商业模式,改变增长方式。同时也重新调整企业家在行业中的角色,也调整我们个人在社会中的角色。

增长要靠结构转换

著名经济学家、东南大学经管学院名誉院长华生: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增长有四大因素在支撑着,第一就是改革开放。现在的麻烦是,后发优势在减弱,负面因素在不断增加。第二是市场化,30年以后,市场化的好处体现了,存在的问题也逐步暴露出来。第三是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没有想到后面有几亿农民工的问题。某种意义上这些因素的推动力在消失,问题在出现。第四是和地方竞争有关,靠财政承包和地方经济推动了经济发展。各地竞相用更优惠的力度吸引投资。

我们要想继续增长靠什么呢?技术进步、教育、创新,这些只能保证一般的增长。只有靠结构转换。人口从低产出的农业部门转变为高产出的工业部门和第三产业。这是支撑我们今后20年左右中国经济还能够在一个比较高的(5%)水平上增长的主要原因。对于企业,做正确的事,比把事做正确要重要十倍。第二点是企业跟政府、政策环境的关系,智慧地择取信息。最后一点,确保安全是第一位的。

顺境和逆境可以转换

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江南春:智能手机产生的时候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挑战,既然手机抢了我们的钱,我们就想手机对分众的价值是什么。第一个是社交媒体。社交媒体使品牌的能量场积蓄到一定的程度,并转化、落地到生活范围中。第二个是大数据,根据移动数据进行精准广告投放。第三是生活化,进行O2O互动。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手机对于分众传媒的AB两面。目前我们所在行业的新常态与其他行业不同,高度竞争。在整个需求不太强势的环境下,高竞争和低需求构成客观的常态的环境。如果我们靠自己内在的努力不断思考,逆境和顺境可以彼此转换,不断创新,就会成为一种新的形势,拥有全新的机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