篷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篷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东菏泽诡异育英堂地下办学29年组图

发布时间:2020-03-04 14:59:31 阅读: 来源:篷布厂家

在育英堂西院自学区域,男孩子们正在自习。

育英堂西院大门。

文/片本报记者梁斌崔如坤

拥有29年校龄的育英堂在菏泽郓城张夏庄村已经住了十来年,培育出至少3名北大、复旦等国内顶尖高校的博士生。该校受到了一部分人的欢迎, 也遭到了更多人的质疑。适龄儿童不去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却来这里学习。教育部门给它的定性是违法的。近几个月来,记者通过多种途径接近这个教育机构,揭开 了它神秘的面纱。

前不久,记者赶赴菏泽郓城探访这个教育机构育英堂。此前有家长透露,该机构只依靠熟人介绍生源,不和陌生人打交道,学校处于地下状态。根据 家长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育英堂所在地郓城张夏庄村。从村口至村委600多米距离里,记者向6名村民打听,竟没有一人知道育英堂的存在。记者在几条胡同里 来回穿梭,发现了横批为诗礼传家的对联,这才找到育英堂。门前没有挂牌子,外表看只是普通的院落,简陋的瓦房。

育英堂的邻居宫女士介绍,这所学校10年前就在这安家,但她一直不知道叫啥名字,也不知道是教什么的。只是早上能听见孩子们念英语和文言文,夏天能看到他们在屋子后面的杨树林学习,有时还能看见他们骑车买菜。这些孩子只顾低头走路,问啥都不回答。

打着考察学校的名义,记者在经过对方一番盘查后,终于进入该学校。这里共4座民居,分为较小学生学习区、较大学生学习区和居住区。小学生的地盘 在东院,由先生也就是唯一的老师罗福胜亲自监管;十几岁的学生由二十多岁的大学生管理。男女生的自学教室及住宿场所分别占据西、北两院;剩下的南院承 担了流动教室和厨房的功能。这四个院落都是老师租的。

别看学校不起眼,走出去的可都是厉害人。学生兼管理员刘红梅透露,已有不少于3个师哥师姐在这里考上了北大、复旦等顶尖高校的博士生。在此影响下,育英堂存在的29年间,从最初几名学生扩大到如今的近百名学生,而且广西、青海、内蒙古及黑龙江等地均有慕名而来者。

潜伏十年村民不知情

怕学生分心春节不能回家

根据年龄和学习程度分配,这里共有5个班级。其中,新进学生的第一任务是学习蒙学、国学知识,《三字经》、《弟子规》、《论语》等都是他们的必 修课,此外还要学数学;学生要在读经书的同时,逐一攻读自考课程。这里的学生不学理化生,没有体音美;学生们以书本为纲,不接触电脑及手机。据了解,育英 堂擅长于汉语言文学和英语言文学教学,学生们自考专业也多是这两种。

在西院男孩子的自学区域里记者看到,12平方米大小的堂屋里挤下了8张课桌,半个篮球场大小的院落是他们的活动场所。院外,不时传来当地孩子的嬉闹声;院内,学生们对闯入的陌生人丝毫不感兴趣,只顾埋头翻书。

为了实现经书提高修养与苦读考取文凭的目标,这里的管理是很严格的,几乎实行封闭式教学。学校15公里范围内的学生不招,防止常回家的学生带坏 风气;大学生是小学生的保姆,可以监听学生给家长的电话;严格控制学生出校次数,擅自出校将被罚款;大部分节日甚至春节也不允许学生回家,除非家长强 行带走。说起做饭,他们每个人早就锻炼成了行家里手。因为老师规定,14岁以上的孩子都要在较大学生的指导下轮流做饭。

尽管育英堂管理如此严格,学生们也有最高兴的一天,那就是育英节,每年阴历九月初九,这是建校纪念日和老师的生日,也是每年校园唯一的节日。这一天,他们能热热闹闹地祭拜孔子,还能欢欢喜喜地凑份子改善伙食。

帮学生用最短时间通过考试

这年头,手中不攥着名牌大学的高学历,那还有多大奔头?育英堂校长兼唯一的老师罗福胜轻易不见外人,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他。他认为,普通大学毕业生很难有出路,名校毕业才有发言权,360行中只有公务员、教师才叫饭碗。

罗福胜说,通常机制下,学生在初中及高中阶段,硬着头皮啥科目都得学,这些机械的教育规定对不少学生来说是被选择。而育英堂则尊重学生自己的选择,帮助学生用最短的时间考试。

我这里最普通的学生也能考上山师英语言文学的自考本科。罗福胜轻描淡写地说。但在29年的教学中究竟培养出多少名校学生,他没有透露,他的学生管理员对此也是闪烁其词。

学生家长郜老汉是罗福胜的座上客,对这位罗校长颇为熟悉。他说:老罗人称罗半仙,人家一眼看过去,选入该校的学生十个有八个能考上大学。郜老汉解释,罗福胜曾是郓城师范的老师,他按自己的方法把自己的两个孩子送进名校,这可能是他探索教育之道的动力所在。

一年学费生活费加起来一万六

在育英堂,只有一位老师,也就是育英堂负责人罗福胜。他的主要任务是思想教育。来自青海的朱文孝认为:只要听老师的话,按老师说的做,就能出人头地。他认为老师的精英教育理念号住了社会人才需求的脉搏。

其他的老师就是师哥、师姐了,有考出去的研究生,假期回校指导,也有在校学习的。育英堂推行传、帮、带教学,即年龄稍大学生指导稍小学 生。育英堂里作业不重,它的教学目的就是帮助学生考取文凭。仅通过自学与助学,掌握应考知识后参加自考,考取本科证。有的单位招人会限制非全日制本科生, 这些学生就一竿子打到底,继续考取名校研究生、博士生。

在十四五岁学生的课桌上,《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外国作品选》等大学教材赫然入目。一名20多岁的管理员指着一位埋头学习的男孩说:瞧, 他才十来岁,就基本搞定大专课程了。照此计算,这里的学生拿到专科证可比正常渠道早四五年。育英堂负责人说,不用担心没有学籍,因为自考允许社会考生参 加。学生在依次取得专科证、本科证后,就可以顺藤摸瓜考取研究生。

记者了解到,该校2009年、2010年的学费及住宿费每年达3400元左右,2011年涨到5900元。各个年龄段学生的缴费标准都一样。家 长还要每月打给孩子近千元的各项花费,一年也要一万元左右,这样一年共需投入16000元。辛苦打工一年,不够孩子学费钱。已经在此退学的胡福壮的父 母告诉记者,不仅如此,看到自家孩子和平时伙伴交流时,人家说十句,他跟不上七句,我们就有些着急了。

◤这就是男孩子的生活区。这些孩子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明天,值得人们关注和思考。崔如坤摄

直接、快捷、个性,是家长们给育英堂贴上的标签;封闭、单一、功利,则是人们对育英堂的另一个评价。育英堂之所以存在了29年,说明它有着生存 的土壤。然而,它的教育机制在法律上是说不通的。如果学生自考没有成功是不是就意味着改变了孩子的一生?这样的教育机构的存在,究竟是孩子们的福音还是悲 哀,它会将孩子引向何方?

教育部门:没有备案明显违法

育英堂一名管理员刘大胜告诉记者,该校只在教育厅备案,县市级教育局都管不到他们。

据知情人士分析,就该机构有规模地培养学生并收费的特点,应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山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育英堂是正规的 学校或教育机构,则应当在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备案,不可能越级在教育厅备案。如果都在教育厅备案,教育厅哪儿忙得过来?该工作人员笑称。

菏泽市教育局职业与成人教育科秦清春介绍,菏泽没有育英堂的登记信息,其明显是违法的。按照《教育法》,设立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必须有合格的 教师,有符合规定标准的教学场所及设施、设备等,有必备的办学资金和稳定的经费来源。仅从表面上看,育英堂的办学条件有点艰苦。

学者说法:适龄儿童应上正规学校

山东君诚仁和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张保生认为,育英堂把学生集中在一起学习,从形态上看,就是办学,如果不注册为学校或培训机构,其办学就存在 合法性问题。同时,依据教育法,适龄儿童应该接受义务教育,若育英堂没在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却让适龄儿童在这里全日制读书,可能涉嫌违法。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法律心理学教授马皑认同张保生的观点。他认为,《未成年人保护法》第9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尊重未成年人接受教 育的权利,必须使适龄未成年人按照规定接受义务教育,不得使在校接受义务教育的未成年人辍学。同时,依据《义务教育法》第7条等多款条文规定,义务教育就 是国家强制适龄儿童必须接受的教育。由此可见,接受义务教育不仅是适龄儿童的义务,他们的监护人、学校、各级政府都有义务使其入学,或为其入学创造条件, 没有教学资质的育英堂为适龄儿童提供教育的行为是违法的。

泰安西服定做

天津防静电工作服定制

潍坊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