篷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篷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浪微博我的小伙伴们都哪儿去了

发布时间:2019-09-29 19:51:51 阅读: 来源:篷布厂家

新浪微博:我的小伙伴们都哪儿去了?中国网联网

本文来自腾讯即时通信部商务副总监刘硕裴,文章观点属于其个人意见,不代表公司立场,其公众号:小Q逗你玩。

新浪微博上线 4 周年的当天,华尔街给曹国伟的大礼是 新浪当日股价下跌 5%。下图并不是新浪微博的活跃度的变化情况,而是新浪股价的五年走势图,真是跌宕起伏。股价的走势也侧面映衬了活跃度下降、商业化迟缓的窘境。

那么新浪微博的小伙伴们都哪儿去了呢?下面从内忧外患的角度来看一下。

所谓内忧,是每个产品都会面对的问题。互联网产品很多都是几何形地爆发增长,团队管理的跟进速度往往跟不上产品的高速发展。下面从开放平台和平台上的创业者两个纬度,复盘新浪微博的内忧历程。

在这个平台曾经获益最大的创业者大致有两类:内容营销型和产品型。

内容营销型就是最近备受关注的草根大号,他们不仅获得了用户的喜爱,而且在用户笑趴下之前的点击转发中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收益。2011 年 微博搞笑排行榜 的年利润就已超过 1500 万元。可惜好景不长,当创业者大把掘金时,平台却一分钱也没收到口袋。微博眼红了,开始调整政策,通过封停、禁言、管制等等方法试图从这些大号身上分得一杯羹。手握众多草根大号的蔡文胜大声疾呼:PC 已死,要转移到微信上抢占先机。

相对于内容型创业者的急转直下,产品型创业者算是喜忧参半。有忧的公司都是和草根大号有业务交集的,他们主要是对接品牌和草根大号做广告营销平台,比如曾经风光无限的微博易、众趣等都受到新浪微博自身营销体系的挤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另一类 借势 的产品型创业者则在开放平台上低成本获取了大把用户。获益最大的就是唱吧这类产品,通过新浪微博关系链使用户不仅可以轻易地炫耀自己的好声音,更在不经意间帮唱吧做足了口碑传播。最经典的一次传播就是姚晨朋友的朋友在唱吧唱了一首《我的歌声里》,唱得非常难听。姚晨转发, 我在你的歌声里哭了 。这一下就免费为唱吧做了品牌传播。

要说到玩转微博明星,许朝军就笑了。的确,啪啪是去年年底最吸引明星眼球和粉丝簇拥的社交产品。靠着投资人李开复老师不厌其烦地微博发啪啪,凭借个人影响力帮助啪啪吸引微博明星入驻啪啪。这样的社交工具分流了微博用户的注意力,特别改变是粉丝用户对于明星跟踪和互动的习惯。这些玩法高明的创业者不断挖矿微博之时,新浪微博的活跃度也就在一点点被蚕食掉。

借用陈华的切身感受来总结一下新浪微博的内忧: 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微博今年比去年差很多,可能明年会更不好。原因就是去年新浪微博的活跃度很高,对一些草根大号没有什么限制,那时候做营销相对好做。当然,现在也可以做,但是成本要高出很多。 平台上的创业者是最苦逼的,他们很难有话语权,平台政策稍一调整,创业者就很可能穷途末路。不能在新浪微博活下去,那去哪儿能获得生存空间呢?创业的小伙伴们把目标转向了更专注移动互联网大潮的新兴产品

啪啪 CEO 许朝军有个 剪辫子 观点,其思路和蔡文胜的 PC 已死 概念相似,都是在强调移动互联网大潮来临之时,创业者做产品一定要非常专注,不要指望 PC 也做好,APP 也做强。必须二选其一才能集中兵力,迅速迭代建立起用户壁垒,防止抄袭者跟进。要说到这方面的外患,不能不提到微信和各家门户新闻客户端。

先说下微信。业内有太多视角分析微信的成功所在,我唯一想分享的是张小龙最独到的执着 对人性弱点的挖掘和产品艺术的追求(感兴趣的朋友可搜索2011年华科大分享和 8 小时分享 PPT)。在上周腾讯CTO张志东的一个午餐上,他最常提及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对人性要有深刻的把握才能使产品有持续的生命力。举个实际例子,微信用公众号和朋友圈 2 个功能把用户对信息内容和社交内容区分开,让用户来选择,想与人互动时刷朋友圈,想获取信息时打开公众号。这一简单明了的设计在新浪微博上只能靠手动的设置分组才能勉强完成。这一功能性差异,是诸多微博用户迁移的诱因。

seo免费培训教程

广州seo

英语培训机构哪家好

信托公司